中国南水北调报:千里波涛滚滚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考察走笔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11/21

千里波涛滚滚来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考察走笔

 

  编者按:东线工程通水五年来,近31亿立方米长江水滚滚北上,滋润齐鲁大地,山东经济发展欣欣向荣,江苏环境面貌日新月异,东线工程综合效益可观。1029日至112日,本报记者随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开放日暨通水五周年专家媒体考察团一行,探东线源头,看梯级泵站,泛舟骆马湖上,瞰济平干渠蜿蜒,听趵突泉水叮咚,望大屯水库烟波浩渺。特撷取行程几个片断,分享给读者,敬请关注。

■许安强文/

  江都枢纽:吞吐百川升华梦想

  江都水利枢纽地处长江、淮河与京杭大运河的交汇处。1029日,秋风起时,树叶儿黄。江都水利风景区内,菊花团簇,桂花飘香,银杏组成的“黄金大道”上游客徜徉。

  在新通扬运河、芒稻河等众多河流分布密织之处,4座大型抽水站以及输变电工程、引排河道组成了具有灌溉、排涝、泄洪、通航、发电、改善生态环境等综合功能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长江水由此北上,保障了苏北平原“鱼米之乡”的丰饶。

  苏北过去十分贫穷,因为没有水,人们只能种些小麦和玉米,而且多是“望天收”,与苏南人和上海人相比,苏北人总觉得自己很委屈。中国水利史研究会理事、水利专家蔡蕃介绍说,江都水利枢纽是一座丰碑,工程建成后,沿着苏北灌溉总渠,把江水引进了田间地头,人们纷纷把旱地改成水田,如今的苏北地区,年年“稻花香里说丰年”,苏南苏北同步发展。

  据江都管理处处长辛华荣介绍,江都水利枢纽的建设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958年。1977年,这座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制造、安装和运行管理的第一座大型现代化泵站工程竣工。自建成以来,共抽引江水1400亿立方米,抽排淮河流域涝水380亿立方米,是苏北地区名符其实的生产线和生命线。

  南水北调工程将江都水利枢纽的功能进一步扩大。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源头,20089月,南水北调江都四站更新改造工程开工,20106月,泵站机组通过验收。江都四站总装机容量由原来的2.1万千瓦提高为2.38万千瓦,扬程由过去的7米提升为7.8米。

  自20131115日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以来,目前已完成了5个年度11次调水任务,通过江都水利工程枢纽,累计抽水135.25亿立方米,调水30.69亿立方米。

  因为有着辉煌的历史,江都水利枢纽工程代表了我国大型泵站的发展史,在运行管理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初步探索出了精细化管理、专业化分工、社会化服务、市场化运作等运作方式,形成了一整套运行管理的规章、制度和规范,为全国泵站建设和运行管理提供了一个学习的典范。

  今后,若东线后续工程开工,调水线路将向北延伸至河北、北京、天津,甚至支撑起京津冀协同发展与雄安新区国家战略,那时,南水北调东线的战略价值和综合效益将进一步凸现。南水北调东线总公司副总经理胡周汉感叹并期盼着那天能早些到来。

  骆马湖:调蓄湖泊今非昔比

  宿迁,江苏省最年轻的地级市。它头枕骆马湖,脚踩洪泽湖,大运河、古黄河穿城而过,是一座因湖而兴、凭湖而盛的绿都水城。骆马湖是江苏省四大淡水湖之一,总面积375平方公里,也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重要的天然河道,担负着长江水北上并兼具调蓄的重要任务。

  1031日,我们泛舟骆马湖,考察东线工程调蓄湖泊水质情况。当地人王山甫眼中的骆马湖,如母亲般滋润、哺育着他和他的乡邻们世代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而现在的骆马湖已是宿迁和徐州两个城市的重要水源地。

  “吃了半辈子鱼,还是觉得骆马湖的鱼味道最鲜最美!”江苏水源公司宿迁分公司经理沈宏平说,骆马湖鱼肉质鲜美,跟湖水好分不开,“水甜丝丝的,烧开了也没有茶碱(即硬度低)。”

  其实,骆马湖水质保护最大的难度在于采砂治理。据悉,1995年骆马湖开始出现采砂活动,2010年前后日益猖獗。严重超采砂石,对骆马湖河床和湖底结构造成极大破坏,导致部分大运河和骆马湖分隔带坍塌,10多个小岛先后被吞噬。

  骆马湖本是一个浅水湖,湖深一般在2米至4米之间。但在多年采砂影响下,一些湖底的水深达到20米至30米,导致浅水型的生物几乎灭绝,湖区的野生鱼类逐渐减少,整个生物链遭到严重破坏。

  据相关人士透露,一条采砂船最多时一天可采2000吨,折合下来,每天可赚取上万元利润。正是如此高额的利润,刺激着众多采砂者疯狂盗采本属于国家的黄砂资源,原本碧波荡漾、水清鱼肥的骆马湖成了钢铁森林般的水上城市……

  2015年,宿迁市和徐州市政府以及淮委沂沭泗水利管理局联合发布通告,骆马湖水域全面禁止采砂。随后,水利部、国土资源部、交通运输部、江苏省人民政府又联合发文,规定骆马湖等水域全面禁止采砂。同时,启动采砂船“放”“拆”“改”工作。经过全面禁采,集中整治,逐步取缔围网养殖,骆马湖又回到了从前的平静。

  近年来,宿迁开展沿湖截污纳管,解决原有陆域的入湖生活污染源;加强保护区岸线垃圾收集与清运;实施退渔还湖,修复湖泊生态环境;建立长效机制,定期清理麦黄草;加强监测监控,有效防范潜在风险。在系统治理与保护下,骆马湖水质不断提升,从过去不稳达标的地表Ⅲ类水,到目前稳定在Ⅲ—Ⅱ类水。

  秋日艳阳高照,深蓝色的湖面上,百鸟儿齐飞翔。同行人员介绍说,骆马湖不仅是沂沭泗流域主要调蓄型湖泊,还是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有水生植物芦、藕、菱、蒲等20多种;淡水鱼类56种,盛产鲫鱼、银鱼、鲢鱼、青虾、白虾、螃蟹、河蚌等。丰富的自然资源吸引了众多飞禽和野生动物前来安家落户,鸟类资源达49种。

  骆马湖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路经天然河湖污染综合治理的一个缩影。一叶而知秋。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沿线的洪泽湖、南四湖、东平湖等都曾有过重度污染的残酷经历,正是有了党中央国务院及地方政府对南水北调的信心,凭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勇敢地向流域污染全面宣战,才如期完成了外界一直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效促进了南水北调东线沿线水环境治理步伐。

  与全国其他地方相比,因为南水北调工程的特殊意义,低头再看骆马湖水泛起的涟漪,便觉得格外清澈。

  济平干渠:渠道衬砌领先行业

  20021227日,山东济平干渠工程与江苏三潼宝工程成为南水北调东线首批开工项目。十六年弹指一挥间,111日,我们再次来到济平干渠平阴县境内段,察看达40米深的挖方渠道。

  与江苏境内工程不同,山东南水北调工程建筑形式最全,不仅有泵站湖泊,有以混凝土面板衬砌为代表的济平干渠工程,还有穿黄隧洞、双王城大屯等平原调蓄水库等等,可谓应有尽有。

  站在跨渠桥梁上,济平干渠两岸层林尽染。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山东省境内第一个开工、第一个通过国家验收、第一个通水发挥效益的工程,自2010年开始运行以来,济平干渠从东平湖引水,向济南和胶东半岛输水,支撑和保障了沿海青岛、烟台、威海、潍坊四市的经济发展。

  111日下午,连接东平湖的济平干渠渠首闸缓缓开启,东平湖水以每秒15立方米的流量涌向济平干渠,南水北调东线山东段正式启动2018年至2019年度调水工作。据济平干渠平阴段管理处处长翟庆民介绍,济平干渠平时输水,在洪涝灾害时,则发挥排涝作用。特别是2012年,由于突发暴雨,洪水淹没了附近一万多亩农田,水深1.5米,玉米等庄稼全都浸泡在水里。紧急时刻,济平干渠闸站开启,连夜排涝,减少了农业生产损失。

  如何做好深挖方段的水土保持工作,对于渠道运行安全十分重要。翟庆民介绍,济平干渠水土保持300米的试验段,除了在高边坡上设置排水沟外,他们还利用液压喷播技术,在渠道两岸边坡种植荆条等灌木。三年过去,荆条已经长高,野花遍野。特别是夏天,各种树木郁郁葱葱,不知名的花草争奇斗艳。“只要稍加修整,就可以作为休闲公园。”

  “即使不输水,我们也不能让渠道没有水。我们将来设想把济平干渠申报为水利风景区。”翟庆民说,渠道有了水,一来可保护衬砌面板的安全。二来有利于两岸灌木生长,形成良好的生态环境,又吸引了许多小动物和鸟儿来此栖息。

  作为济平干渠建设过程经历者,翟庆民自豪地说,因为是国内第一个实施渠道混凝土面板衬砌的调水工程,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山东干线公司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获得了一大批渠道衬砌专利技术,许多科技创新项目获得了科技进步奖,特别是在渠道衬砌机的技术研发上,走出了一条向南水北调系统内外输出的宽广道路。

  泉城济南:南水交响泉水叮咚

  泉是济南的灵魂。111日,我们漫步在趵突泉周围,沿着清可见底的蜿蜒水渠,探寻散落在石缝中的众多泉眼。在白石泉边,红色和黄色的菊花一团团,映衬着泉水的清澈。市民们用水壶从泉眼中熟练地打满水,再灌到瓶瓶罐罐中去。

  上前询问,一位老者回答:“这泉水是用来做饭的。熬出来的粥蒸出来的米饭格外香甜。两个水瓶,不到十斤,每天往返两趟,既能用泉水煮饭,又赏了风景,还锻炼了身体,可谓一举三得。”老人乐呵呵地回答到。

  “人间月影清,天上秋期近。”至黑虎泉畔九女亭,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突然间,树上的、地面上的、拱桥上的霓虹灯全亮了,我们仿佛一下子进了天街:小桥流水,灯影婆娑,人流如织。人们赏泉、亲泉、听泉,或在茶座里泡一杯清茶凭栏品泉,感觉泉水已经浸泡在每个济南人的血液里了。

  泉水已经成为济南的名片。谁能想象,济南人若是没有了泉水的滋润,那生活该多么无味?这样的事情在南水北调到来之前,不断上映。

  自从有了南水北调工程,“保泉补源”就成了新名词,上了热搜。南水北调山东干线公司副总经理高德刚介绍说,2015621日,趵突泉水位降到了2003年泉水持续喷涌以来同期最低水位:27.16米。地下水位低,原因很多,首先是降雨量偏少,造成基础水位低。其次是农业春灌时节,抽地下水浇地,地下水得不到有效补给。

  其实,2014年至2016年,济南周边地区降雨量就一直偏少。经过多年监测分析,济南泉眼的喷涌程度,大部分取决于玉符河河道的渗漏量,也就是说,玉符河水量充沛,泉眼就汪。把好脉后,济南迅速开出了药方,综合调配南水北调水资源,调卧虎山水库水至玉符河渗漏带补源。

  2015年至20167月,应济南市要求,南水北调山东干线公司利用南水北调工程引江、引黄,保泉补源5800万立方米,保障了济南泉水四季喷涌。

  针对网上众说纷纭的趵突泉“造假”说,高德刚严词纠正,以趵突泉为代表的济南泉水成因自古以来就是个谜,不过它是实打实的自然景观,会随着地下水位的变化而变化,并非人工喷泉。

  高德刚进一步解释,济南市民世代饮用泉水,自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济南南部山区水库水和黄河水开始取代地下水,变成了济南市的主要水源,地下水采用量逐渐减少。

  近年来,结合南水北调工程,济南市建设了“五库连通”工程,这是济南市利用长江、黄河等客水的“开源”工程,南水北调水通过“五库连通”工程,改变了济南市区南部河道和小型水库靠天等水的局面,有效维持和增加了河道水流量,改善了生态环境。

  从2003年开始,济南逐步关停自备井。高德刚说,自2013年南水北调进入山东后,地下水用于城市供水只占10%以内。今年和去年同期相比,南水北调受水区的地下水位回升了0.26米,南水北调为山东省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提供了强有力的水源保障。

  除了工程措施之外,济南还出台了制度和地方法规,为泉水保驾护航。2005年,济南发布《济南市名泉保护条例》,2017年,重新修订该条例,把泉水保护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遵循“保泉优先”原则,突出了“四条生态红线”,增加了泉水区域环境影响评价的要求。这也是济南市打造世界著名泉城的自信基础。(来源:中国南水北调报 201811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