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碧水 北上奔流——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通水五周年综合效益显著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11/20

 

 

  □本站记者 马晓媛

  层林尽染,水波潋滟。

  11月1日,随着济平干渠渠首闸缓缓开启,东平湖水以每秒15立方米的流量涌出,南水北调东线山东段正式启动2018—2019年度调水工作。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山东省境内第一个开工、第一个通过国家验收、第一个通水发挥效益的工程,自运行以来,济平干渠从东平湖引水,向济南和胶东半岛输水已有五年了,支撑和保障了胶东地区青岛、烟台、威海、潍坊四市的经济发展。

  济平干渠只是整个南水北调东线调水工程中的一环。自2013年东线工程正式通水至今,五年来,近31亿立方米长江水奔流北上,缓解了苏北、胶东等地区的缺水危机,满足沿线城市快速发展的要求,综合效益显著。

  “在改善民生、促进社会进步方面,这是一项功德无量的工程;在促进工农业生产和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这是一项绿色长青工程;从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来看,这是一个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尊重顺应自然规律的一项生态保护工程。”在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媒体开放日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参观工程后,连连称赞。

  不可或缺的水源

  水清岸绿,风光旖旎。在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境内的京杭大运河、新通扬运河和淮河入江尾闾芒稻河的交汇处,一座水利枢纽工程在这里矗立半个世纪之久,这便是南水北调东线的源头——江都水利枢纽。

  一个洪泽湖、2500个大明湖常年平均蓄水量。五年来,长江水从这里开始,奔腾北上,从根本上解决了从苏北至齐鲁等华北地区缺水问题,成为受水地区不可或缺的水源。

  “南水”引来前,旱灾居山东省各种自然灾害的首位。十年九旱,生态脆弱。 “泉城”济南还曾一度遭遇无泉可涌的尴尬。南水北调山东干线公司副总经理高德刚介绍说,2015年6月21日,趵突泉水位降到了2003年泉水持续喷涌以来同期最低水位27.16米。

  2015年至2016年,南水北调工程引长江水和其他水源,保泉补源5800万立方米,保障了济南泉水四季喷涌。

  2014 年,胶东四市进入连续枯水期,降水持续偏少,当地水源严重不足。为保障胶东四市城市供水安全,山东省统筹组织南水北调、引黄济青、胶东调水工程向胶东四市实施了4次抗旱应急调水,连续3年实施汛期调水。截止到2018年9月30日,累计通过南水北调工程向胶东四市净供水14.42亿立方米,其中长江水10.79亿立方米。长江水已成为胶东地区重要供水水源,为保障胶东地区城市供水安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现在南水北调水已成为山东不可或缺的供水水源,对有效缓解山东过度依赖黄河水和地下水的困境意义重大。”高德刚说。

  而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另一个受益地是江苏省。江苏省水分布的特点是中国水分布的缩影,苏南水丰,苏北多旱灾。“南水”的引入,较好解决了苏北7市50县(区、市)工业与农业生产、城乡生活、生态与环境用水问题,受益人口近4000万,同时发挥了防汛、排涝、灌溉、航运等综合功能,加速了苏北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作为国家基础性战略民生工程,南水北调东线从长江取水,以缓解华北缺水危机、满足城市快速发展的需求。一期工程通水五年来,已经为受水地区提供了稳定的水源保障,未来,随着后续工程的推进,将把‘南水’送入天津、河北、北京等华北地区。”南水北调东线总公司副总经理胡周汉说,“目前,东线后续工程补充规划正在紧张进行中,下一步将按程序审核报批。”

  保量也要保质

  从2013年到2018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分别调水入山东1.7亿立方米、3.28亿立方米、6.02亿立方米、8.89亿立方米、10.88亿立方米,调水量逐年大幅度增加,这离不开背后统一高效的建设管理主体。

  2014年年底,为确保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良性运行和效益发挥,由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南水北调东线总公司,负责工程统一调度、联合运行的组织、协调、监督、保障等工作,江苏和山东分别由法人单位管理工程现场。南水北调企业化运营模式走在了水利行业的前头。

  南水北调江苏水源公司冯旭松副总经理介绍,在水资源调度方面,南水北调执行国家的计划方针。由于调水量巨大,要会同有关部门对河道的航运调度进行精细化管理,通过优化调度节省调水成本。在调水运行中,强化安全督查、运行值班、实时监控,落实调水责任,多方协调,精准调度,初步建立 “公司—分公司—现场管理机构”的三级调度体系,调水保障能力逐步提高。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不断总结经验,逐年优化调度方案,在执行国家2017-2018年度调水任务中,强化流域水情预测分析,动态优化调度方案,充分利用淮河丰水和沂沭泗来水抽水北送,减少长江至洪泽湖三个梯级泵站的抽水运行。2013年至今累计节约运行电费约2亿元,实现显著减本增效目标。

  水不仅要“送到”,而且要高质量“送到”。这其中,最大的难题是治污。

  为确保一江清水北送,江苏段在东线治污总体规划基础上,编制并实施了《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江苏段控制单元治污实施方案》,通过治理沿线数千家工厂转型甚至关停,并重点实施了尾水导用工程。

  南水北调工程管理单位与环保厅、交通厅等部门协同建立了调水运行水质监督监测与预警、干线航运保障与监管、水质数据共享与发布等水质保障机制,为调水水质达标提供了保障。

  10月31日,记者一行来到骆马湖考察东线调蓄湖泊的水质情况,只见湖水清清粼粼,曾经生态遭受严重破坏的骆马湖恢复了往日的清澈碧颜。

  据了解,骆马湖曾因过度采砂,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加之污水滥排,围湖养殖等,水质严重下降。为改善骆马湖水质,宿迁市对其开展系统治理,通过全面禁采、开展沿湖截污导用,加强保护区岸线垃圾收集与清运、实施退渔还湖等措施,修复湖泊生态环境;同时建立长效机制,定期清理麦黄草,加强监测监控,防范潜在风险。在系统治理与保护下,骆马湖水质不断提升,从过去不稳达标的地表Ⅲ类水,到目前稳定在Ⅲ—Ⅱ类水。

  胡周汉介绍,在南水北调东线建设过程中,沿线各地连续多年开展“治污攻坚战”,地表水水质达到国家规定的地表水Ⅲ类标准,达标率从2003年的3%提升到正式通水前的100%。

  一江碧水 两岸青山

  “它改变了南四湖、东平湖无法有效获得长江水补充的历史,避免了湖泊干涸导致的生态灾难。”除了输水,东线调水工程给沿线带来最大的变化是生态环境的改善。

  南四湖、东平湖是山东地区的重要水源地,2014年6月,南四湖遭遇干旱危机,湖区蓄水不足历年同期的两成,水位降至2003年以来最低,生态危机告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紧急补水,历时20天入湖水量达到8000万立方米,南四湖水位回升。2016年旱情再现,南四湖、东平湖水位接近生态红线,东线工程调引长江水向两个湖泊补水2亿立方米,避免了因湖泊干涸导致的生态灾难。

  据统计,通水五年来,源源不断的“南水”,修复了南四湖、东平湖、微山湖等自然生态景观数十个,重新塑造台儿庄古城、济南趵突泉等人文景观十余个……

  “这些地方就是缺水干旱地区,气候一旦恶化,可能会使得干旱和恶劣极端气候加剧。现在我们把水补上去,森林覆盖率也会提高,这就能多吸收二氧化碳,对于改善局部气候条件、应对气候变化大有好处。”同行的专家分析着南水北调对环境气候带来的有益影响。

  一江碧水,北上奔流。五年时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积极发挥综合效益,不仅保障百姓生活用水,还增加了生态用水、改善了河流生态环境,成为支撑苏鲁大地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命之源。(来源:中国水利网站   2018年11月20日 作者: 马晓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