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周年之际探访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如何确保一江清水高处流?

作者: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8/11/20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 江苏、山东报道

今年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通水5周年。

5年前的2013年11月15日,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滚滚长江水从江苏扬州“起源”,沿着一条总长1467千米的输水线路“逆流而上”,润苏北、济胶东。

5年来,100多亿立方米“南水北调”之水成了沿线居民生活的保障水、抗旱的救命水、河湖的生态水,也成了盘活区域水资源、提升沿线经济社会发展质量的一条“活力之源”。

五年调出一个洪泽湖

从都江堰到京杭大运河再到三峡大坝,水利工程为我国水资源的合理利用做出了重大贡献。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起点是江苏省扬州市的江都水利枢纽。作为南水北调工程中最早通水的一条线路,南水北调东线从扬州市附近的长江干流引水,利用京杭大运河及与其平行的河道调水北送,连通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东平湖,并作为调蓄水库,向黄淮海平原东部、胶东地区等地供水,并具备向天津供水的条件。

2013年11月,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山东段工程基本完成建设任务,顺利实现干线工程全线通水目标。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利用地势落差“全程自流”不同,东线工程从长江下游的扬州起,延绵千里,地势自南至北逐渐升高。海拔最高点在山东境内的东平湖,落差达40米以上。

要保证“水往高处流”,调水需求带来许多技术上的难题,东线工程的建设者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和智慧。全长1467千米的东线一期工程,泵站堪称“灵魂”,经过工程实施,建成了亚洲乃至世界上最密集的泵站工程聚群。东线一期工程沿途设立了13个梯级泵站、22处枢纽,共34座泵站,总扬程高达65米。

工程筹备阶段,面临的核心困难就是泵站。据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水源公司副总经理冯旭松介绍,东线工程开工前,国内类似泵站装置效率不足65%,且对大型贯流泵站尚无成熟经验,因此,大型贯流泵机组技术和设备主要依赖进口。“当时,有外商开出了天价费用” 。

经过努力,东线工程研究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灯泡贯流泵设计技术,泵的电能转换率达到了81%,自主研发了3套大型贯流泵装置、4副水泵叶轮模型,改变了国内贯流泵站设计被国外厂商左右的被动局面。其中的宝应站、解台站、淮安四站、淮阴三站、江都站改造等5项工程获得“中国水利优质工程大禹奖”。

这些泵站能调多少水?仅就南水北调山东段工程而言,如今已顺利“服役”5年,2013—2017年5个年度调水量分别为1.7亿m3、3.28亿m3、6.02亿m3、8.89亿m3,10.88亿m3,调水水量逐年增加,累计调入山东水量30.76亿m3,相当于洪泽湖正常年景一年的水量,也相当于2500多个大明湖水量。

未来,东线工程还将向北延伸至河北、北京、天津,为雄安新区、京津冀提供稳定的水源。

打造 “清水走廊”,输出“放心水”

骆马湖是江苏省四大淡水湖之一,总面积375平方公里。作为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天然输水河道,骆马湖的水质和湖区生态环境,对保障南水北调调水安全十分重要。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湖区看到,饮用水二级保护区有着明显的分界牌和隔离措施。骆马湖饮用水水源地一、二级保护区范围和出入水源地的水域、道路均被设置了明显的警示标志,严禁危险品运输车辆进入水源保护区,保证水源地安全。

骆马湖水体好转一大原因是非法采砂得到治理。据介绍,此前,严重超采砂石,对骆马湖河床和湖底结构造成极大破坏。2015年,江苏省人民政府联合有关部委发文,规定骆马湖等水域全面禁止采砂。经过全面禁采和综合治理,骆马湖的水环境和水生态得到改善。

骆马湖水体综合治理只是一个缩影。

南水北调东线通水后,沿线各地把治污作为重点,保证优质水源输送到北方。“在调水过程中的最大考验就是水质问题,难度在于如何保证一江清水向北送的要求。”江苏省南水北调办公室处长问泽杭介绍,从水源角度看,由于调水主要是饮用水而非农用,需要达到三类水质标准。因此,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投资130亿元,后期的南水北调水质保障工程133亿元,规模基本相当。这些投入有力推进了沿线水质保障工作。

据问泽杭介绍,为治理污水,沿线对重点行业进行升级改造,仅化工企业累计关停800多家。在江苏,大力实施清污分流、节水减排,一批包括尾水资源化利用及导流工程落地。设立水产品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和集中区。“主要河湖水质基本稳定在Ⅲ类,保障了南水北调输水水质安全。”

事实上,东线工程启动前面临的治水任务极其艰巨。有数据显示,在东线一期工程通水前,全线COD入河量须削减29万吨,削减率为82%。氨氮入河量须削减2.8万吨,削减率为84%,在世界治污史上可谓史无前例。

东线总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胡周汉介绍,此前山东省南四湖水环境非常恶劣,被称为“酱油湖”,鱼虾绝迹,臭气熏天。为保障输水水质,经过大力整治,关停了很多工厂。南四湖水质终于达到Ⅲ类标准,成为清澈见底的清水长廊。

“南水北调,不仅仅是从南到北引水。沿线的工程,不仅要实现输水,更要保证航运,还要兼顾抗旱、排涝、泄洪这些功能。”东线江苏水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松柏向记者介绍。

通过大数据分析,调度方案也在逐年优化。在执行国家2017—2018年调水任务中,通过强化流域水清预测分析,动态优化调整调度方案,充分利用淮河丰水和沂沭泗来水抽水北送,减少长江至洪泽湖三个梯级泵站的抽水运行。“仅此一项,2013年至今累计节约运行电费约2亿元,实现显著减本增效目标。”(2018-11-19  来源: 经济网-中国经济周刊 谢玮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