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南水北调工程探访 滚滚长江水歇脚骆马湖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青岛早报 更新时间:2013/09/30

南水北调东线探访 滚滚长江水歇脚骆马湖

南水北调东线探访 滚滚长江水歇脚骆马湖

    滚滚长江水

    长江水入山东前先到骆马湖“自然净化”

    出了淮安,江水继续北上,就进入了江苏省最北部的宿迁市,流入宿迁和徐州附近的骆马湖,这里也成为南水北调工程中江水进入山东前最后一个“歇息”的驿站,长江水在这里可以将泥沙沉淀,随时等候“北上”的调令。水流从骆马湖西南部汇入,从北部流出,更清洁的水流焕发出饱满的精神沿大运河向西北方向分成两路,分别流经江苏徐州市和山东枣庄市的台儿庄区,汇入微山湖。骆马湖也受益于长江水,注入了新的水源和活力,在南水北调工程中,骆马湖不仅承载着上游京杭大运河的来水,如今还承载着下游湖边居民的期盼,因为在湖边居民眼里原本水质优秀的骆马湖已受到沿湖采砂的生态破坏,他们期盼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能遏止采砂,让湖中的生态回到从前。

    苏北地区的“辣味”生活

    和淮安以南清淡的“淮扬菜”有着截然不同的口味,苏北地区从宿迁到徐州周边的居民生活习惯也不同,他们都特别能吃辣,这里的辣并不是川菜的香辣或麻辣,而是一种纯粹的辣,归结起来可能是靠近山东,受到鲁菜的影响,做法和菜名基本相同,但里面多加了辣椒,这里的姑娘也有“无辣不欢”的嗜好,甚至连煎鸡蛋里也分布着红色的辣椒段。

    吃惯了鲁菜,又刚品尝了淮扬菜的记者,一时受不了这纯粹的辣味,专门叮嘱饭店老板炒一份不加辣椒的菜,但出锅后还是有比较重的辣味。“实在不好意思,炒菜的锅平常被辣椒熏透了,所以不加辣椒可能也会有辣味。”饭店厨师充满歉意的脸上也有些无奈。

    从淮安向西北方向的泗阳、宿迁、邳州、徐州等城市都是依运河而建,也是靠着运河水滋润,这几座城市都有着吃辣椒的习惯。“靠近水,湿气大,大约是吃辣椒除去体内湿气。”当地居民这样总结。

    ■关键词:生态

    到骆马湖之前,记者在网上查询到的资料里都说骆马湖是整个南水北调东线中水质最好的湖泊,湖水清澈,美景让人赞叹。所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也将骆马湖作为江水北上的一个“驿站”,奔流而来的江水,在这里得到暂时 “歇脚”,也希望用这里好的生态环境,将水质净化,希望从这里流出继续北上的水更清一些。所以,骆马湖的生态在南水北调东线中显得尤为重要。

    长江水在骆马湖“歇脚”

    长江之水穿越宿迁的长度蜿蜒112公里,通过宿迁境内的泗阳站、刘老涧站、皂河站三级泵站,将南水北调的长江水依次抬高北送进入骆马湖内,给骆马湖带来新鲜水源的同时,也借助骆马湖调蓄和净化水。江水同时也滋润着宿迁大地,仅皂河站提水就可满足周围4个灌区60万亩良田用水,正是这里的水源,孕育了苏北地区的“鱼米之乡”。

    皂河站工程位于宿迁市宿豫区皂河镇北5公里处,新建的皂河二站,设计每秒输送江水175立方米;而经过改造的皂河一站成为亚洲单机流量最大的泵站工程,设计每秒输送水200立方米。“打个比方,如果是载重10吨的汽车,这个泵站1秒钟就能为20辆汽车注满水。”宿迁市水利部门工作人员介绍,整个工程运行后不仅能提高洪泽湖向骆马湖的调水能力,同时对工程沿线的防洪、排涝、浇灌和改善运河航运条件等发挥重要作用。

    洪泽湖和骆马湖都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重要输水通道和调蓄湖泊,连接两个湖的徐洪河和京杭运河水平常是从北向南流的,这与南水北调的方向正好相反,在宿迁境内两湖之间是南水北调四、五、六梯级泵站,包括泗洪、泗阳、刘老涧、皂河一二站等,通过泵站的逐级抽水实现河水的 “逆流”。其中,骆马湖既是宿迁的一大宝湖,也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资源型调蓄水库,利用南水北调之水,可充分开发生态旅游资源,处在这个位置的骆马湖,也是京杭大运河上船队歇息的天然港湾。“清清的骆马湖啊,一望无穷,站在那湖岸上,从西望不到东……”宋祖英唱的这首《清清骆马湖》,在当地可谓是家喻户晓。

    蔺家坝距山东“一步之遥”

    江水从骆马湖北部出来后,其中仍在江苏境内的分支流向了徐州。“五省通衢”的徐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骆马湖、微山湖环护东西,京杭大运河分支也贯穿徐州的南北,南水北调东线3座梯级泵站工程位于河道内,刘山站、解台站、蔺家坝站矗立。徐州市地处苏鲁两省交界之处,是江水北上江苏境内最后一关,位置敏感。蔺家坝是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的第九梯级泵站,也是送水出江苏省的最后一级抽水泵站,是承接江苏与山东的关键性工程,它把前几级泵站抽引来的长江水接力送向山东境内的微山湖。

    从宿迁前往徐州铜山区的蔺家坝泵站,记者驱车两个多小时,下高速后要沿着运河走很长一段颠簸的岸堤,这里和前面不同,其中有些支线工程尚在建设中,路面情况极为复杂,多亏记者驾驶的是一辆东风日产的奇骏越野车,大排量的动力和高底盘在崎岖的道路上通行无忧。在徐州市,京杭大运河沿岸能见到一些大烟囱冒着烟,这也说明徐州市运河沿岸治污的任务更重。

    泵站离最近的镇子有10多里路,工作人员整日与泵站为伴,几乎每个人都曾连续几个月不回家。作为省际边界工程,蔺家坝泵站承担着向微山湖调水每秒75立方米的目标。“原来,江苏还有20亿立方米的用水缺口,东线一期工程将给全省增加19亿立方米的供水量,解决了省内用水问题。”蔺家坝泵站项目部经理程淼说,东线一期工程开通后,江苏省用水高峰时期农民灌溉的用水保证率从70%提高至80%。

    “除了解决北方水资源短缺问题,南水北调还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提高了京杭大运河的航运能力、改善了水利设施条件。”程淼说,有了充足的水源供应,能够有效改善水质,但根本还是要控制污染源。在东线工程的建设过程中,能够感受到很多改变,从“要你治污”到“我要治污”,水环境越来越被地方重视,老百姓环保观念也越来越强。

    下一站:枣庄

    从骆马湖出来的京杭大运河,分成两股,除了向西北到徐州再到微山湖西南侧入湖这条线,就是直接到山东枣庄市台儿庄区的另一条线,这里也是江水进入山东的第一站台儿庄泵站,此后经过两个站点进入微山湖南部。对于山东的第一站台儿庄泵站,大家多数熟知的是抗日大战“血战台儿庄”,电影里一幕幕惨烈的镜头掩盖了这里原本也是一个有江南风韵的“水乡之城”,南水北调更是给这个北方的“水乡”加足了油。

    “湖上人”盼着“死水”变“活水”

    “现在的渔业资源肯定不如前几年了。”在骆马湖上生活了50多年的皂河镇袁甸村村民杨四玲说,以前开着小船,到湖中一网下去,满网的鱼、蟹,现在渔民大多靠湖区养殖维持生计。杨四玲一家六口就住在停靠在湖畔的水泥船上,这条水泥船也是他卖螃蟹的地方。“别看是水泥船,里面都是空心的,跑在湖面上没一点问题,不过养殖区离着近,开着小木头船就行了,很方便。”杨四玲笑着告诉记者,自家的老房子因为长时间没人住已经快塌了。 回到陆地上不适应

    记者注意到,杨四玲家的这条船甲板面积有百余个平方米,有好几间单独的舱室,船头紧靠码头,前来批发大闸蟹的商贩跳到船上挑选不同规格的蟹子。“二两一个的骆马湖大闸蟹,批发价30元一斤。”看到记者有些惊讶的表情,杨四玲说,这还是今年贵了,去年更便宜,去年这种规格的大闸蟹才卖16元一斤。“其实我们骆马湖的大闸蟹并不比阳澄湖等地方的差,很多外地商贩从我们这买了贴上阳澄湖的标价格就翻好几番,我们希望当地政府也能多扶持扶持本地养殖户,也多给骆马湖大闸蟹打打广告。”老杨说。

    杨四玲的母亲李老太已经79岁了,身体很好,耳不聋、眼不花,儿子到湖里养殖作业的时候,李老太就在船上看门,顺便准备全家人的饭。“我在船上住习惯了,真让我回到陆地上还不适应了呢,在这里闻的空气多新鲜啊。”李老太说,她有4个儿子,杨四玲是老三,她就喜欢在老三家里住,老少四代在一起,吃喝拉撒睡都在船上,什么也不缺。

    临近中秋节,前来批发大闸蟹的商贩特别多,杨四玲和妻子还有儿子、儿媳一起一直忙到下午3时许,才吃上已经凉了的中午饭。“今年没敢养殖太多,蟹苗和喂食总共投上了5万元,只要卖过5万元就算回本了。”杨四玲说,现在在湖里养殖就像赌运气,收成好就挣钱,收成不好就赔钱。 期盼“死水”变“活水”

    杨四玲说,他们湖区养殖最怕的一个是缺水,再就是污染。“我了解过南水北调,通水后不仅让骆马湖原本的‘死水’变成能更换的‘活水’,还能调解旱涝。”杨四玲说,虽然他不识字,但听收音机里说了,南水北调给这里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旱时候它能供水,涝时候能排水,今后就能旱涝保收。不怕哪年因为缺水,造成养殖的大闸蟹死亡,或者因为水不流通变成死水。

    世代生活在骆马湖畔的渔民杨四玲对两年前的那个夏天记忆犹新,受干旱天气影响,骆马湖水位临近死水位,湖面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左右,湖区最深处水位仅不到半米。由于水位不断下降,湖底几成草原,渔民们无奈开着挖掘机进湖拾死鱼。“当年投进去的十几万元全赔进去了,血本无归。”杨四玲说,湖区渔民最担心的就是旱情,骆马湖干涸萎缩,将给湖区的生态带来灭顶之灾,一些水中的浮游生物死亡后,再想恢复,至少要三至五年。杨四玲现在只承包了100亩湖面养大闸蟹,他计划等明年再多承包一些,不怕旱涝等着收肥美的大螃蟹就行了。

    近年来,随着骆马湖的综合开发利用,湖区水域环境破坏日趋严重,原有的底栖生物、天然芦苇和水草带消失殆尽,渔业水域生态环境面临荒漠化的威胁。从1986年起,骆马湖就开始实行封湖禁渔,至今已有27个年头。从1986年到2008年,骆马湖实行每年3个月的封湖禁渔期,2009年起延长至4个月。封湖禁渔可以有效保护湖区的生态环境,保护骆马湖渔业环境,保证鱼类能在春季安全、大量地繁殖,增殖种群,从而达到养护、增殖渔业资源的目的。“政府还出资购买鱼苗实施增殖放流,现在偶尔有渔民能捞上几条大鱼来。”杨四玲说。

    还有一点让养殖户非常担心的就是骆马湖上的采砂。“要是不治理这些采砂的,我敢说,用不了5年,骆马湖内基本颗粒无收。”养殖户老史告诉记者,湖上近几年冒出了上百条采砂船,在湖内疯狂采砂,将他们原本可用于养殖的区域完全破坏。“采砂船抽走湖低的砂子后,湖底就不能长水草了,不管是养殖还是野生的螃蟹、鱼类失去了水草难以生活,湖底没有砂子了,这些动物也就没有了排卵繁衍的地方……”老史说起采砂船有些愤恨。

    骆马湖里漂满“采砂船”

    骆马湖拥有丰富的砂矿资源。近年来,受到利益驱使,这一资源已经成为一部分人疯狂攫取财富的工具。然而,过度采砂和无序开发导致水生植物无法生长,严重破坏了骆马湖的生态平衡。虽然由于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当地出台了一些禁止采砂的政策,但由于执法无力,采砂船依然在骆马湖这个“水源地”里成规模作业。沿着骆马湖一线大堤行走,记者看到这样的画面:砂厂里的黄砂堆成了一个个小山包,一排排运砂船整齐有序停放在沿湖岸边,船身压得很低,船舱里堆满黄砂。在记者沿途采访中,不少渔民和周边的村民指着在骆马湖中的采砂船气愤地说:“这些违规的采砂船为了采砂,把湖中心打得千疮百孔,深洞一个连着一个,这也造成湖水流失,可把我们害惨了!”

    记者乘坐一条小渔船行至湖中水域,沿途发现许多的采砂船,尤其是湖面的北部区域,远看去几乎连成片,这些船多数在作业,还有不少运砂船只在湖上穿行。采砂船的前部有一根高近百米的大泵,上百艘采砂船分布在湖面上,就像到了“大工业区”一样。“放到水里的是在作业,提起来的都是歇着的。大泵深入水底砂层,将砂子吸上船,再进行过滤,然后直接转运到运砂船上。”老史告诉记者,砂子不上岸,直接运走,一艘采砂船能在一个固定位置呆上几个星期。

    驾船的渔民拿着一根7米长的撑船竹竿向记者演示,在湖面上有水草的地方,竹竿插到湖底只有两米的距离,而几步外在一些没有水草的地方,7米多长的竹竿伸下去都够不到湖底。“以前骆马湖的湖底就像平底锅一样,平均水深也就三四米深,而现在采砂最严重的地方,水深已经达到60多米,导致水草不能生长,小虾没了食物,湖里的鱼也不能生存,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老史感叹说,这吃的都是子孙饭啊,把河砂都采光了,还能吃什么。

    过度的采砂行为,不仅影响了湖床和沿线京杭大运河的河床变化,也危害了骆马湖一线大堤的安全。2012年年底,一份关于骆马湖宿迁水域的调研报告集中分析了骆马湖存在的主要问题。其中突出表现在:“湖泊面积缩减过快,骆马湖水面目前已缩减到290平方公里,比建库时减少22.7%,严重影响湖泊调蓄洪水的能力;生态功能严重退化,过度采砂导致水生植物无法生长,破坏了生态平衡。”

    当地媒体报道,按照“总量控制、区域限采和保护生态”的原则,宿迁市制订了骆马湖宿迁水域2013年采砂许可方案。方案明确,目前骆马湖宿迁水域黄砂年开采量约2000万吨,2013年要递减30%,2014年和2015年各递减20%,计划到2015年骆马湖,黄砂年开采量控制在900万吨左右。综合考虑堤防安全、旅游开发、航道保护等因素,严格控制开采区域,原则上骆马湖南部、东部以及堤防、湖中的戴场岛周围、航道、渔业资源保护区禁止开采。

    当地水利部门负责人对此有着更详细的说明,今年9月30日后,骆马湖宿迁水域内采砂船数量控制在120艘范围内,其余的采砂船将有步骤地进行分流和改造;夜间严禁采砂作业;采砂船主动力不超过450千瓦,开采深度不超过60米。“通过限制黄砂开采量等措施,让黄砂价格真正体现其应有的价值。”该负责人称,只有这样才能够在保住“绿水青山”的同时,留得住“金山银山”。(来源:青岛早报    2013年0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