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南水北调润泽济宁

作者:孙培同 文章来源:济宁日报 更新时间:2013/09/16

 

WH1913C_2

  南四湖湖内航道

  

WH1913C_1

  二级坝泵站

  水源问题历来是京杭大运河的技术关键,为了妥善解决这一问题,历代劳动人民及水利专家采取了相应措施,保持了运河水量源远流长,从而对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举世瞩目的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是以长江为水源,通过京杭运河输水到北方,其意义巨大,那么,济宁段运河水之源、水丰枯及南水北调给济宁带来怎样的生机呢?

  运河水源靠“借水”

  我国古代占筮书《易经·涣》 中记载:“利涉大川,乘木有功”。自从以浮木为渡河工具起,便有了人类水运的历史。随着人类文明进程的演进,由天然河道的通航发展到开凿运河,将不同水系的河流相互沟通,从而更好地改变了区间交通。

  水运作为古代最便利、经济的交通方式,早期主要被用作军事物资运输,尔后转为供应给都城各种物资,称为漕运。在开凿运河史上,从春秋时期开始到南北朝,经过历代不断兴建和维修,一个沟通江、淮、黄、海四大水系的人工运河轮廓,初步形成,为隋朝兴建沟通全国主要地区的运河网奠定了基础。

  隋文帝杨坚于开皇四年(584年)开凿的从长安至潼关的广济渠引用渭水作水源。隋炀帝杨广在大业元年(公元605年)开挖的从洛阳入淮水的通济渠,引用的水源是谷、洛二水及黄河水。公元1289年元代完成的济宁至东平的济州河、临清至东平的会通河,对水源问题是在宁阳县堽城大汶河上修闸,引汶水入洸河,又在兖州泗河右岸黑风口修闸,通过洸河和府河引水至济宁会源闸,再南北分流济运。因为会源闸闸址过南,当时向北分水不足,从而影响着漕运,这就是元代的“五水济运”工程。

  明朝永乐年间(1411年)疏浚的济宁至临清段会通河,在水源问题上,当时主持施工的工部尚书宋礼,采纳了汶上水利专家白英的建议,在大汶河戴村处筑坝,开挖小汶河,将汶水引到运河水脊———南旺分水济运。并在汶运合流的南岸,修了近三百米的石护岸,用来控制运河南北分流的水量。民间所传的“七分朝天子,三分下江南”便是南北分流的比例。与此同时,又设立了水柜,以调蓄水势。此外,在兖州、青州、济宁州三府境内,挖泉三百余处,分五派予以济运。到公元1415年,运河全线贯通。由于水源问题的解决,使大运河成为明清两代经济的大动脉。对于明代运河,汶上一带有这样的歌谣:“宋家运河白英泉,南旺湖里水好甜。潘智修闸运河上,鲁班先师来指点。青石闸柱留千古,凹形铁锔世永传”。运河的沟通,使济宁成为“百物聚处、客商云集、南北通衢、不分昼夜”的水运枢纽。到了清末及民国时期,因对运河不加维修和治理,出现水量不足、河道淤垫,以致运河几乎变为陈迹。

  新中国成立后,在山东南北运河治理方面,1959年开挖了位山临清运河,全长110公里;在南运河治理方面,新开挖了梁济运河,全长88公里,是一条具有防洪、除涝、供水、灌溉、通航、旅游观光、生态用水等多功能的河道。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实施了京杭运河徐州至济宁段140公里的三级航道建设项目,从而使千吨级货船能往返济宁至江南航线,年通航能力达2600万吨。梁济运河流域面积3306平方公里,主要支流有15条,水源主要靠地表径流,在干旱缺水季节也引用汶河水、黄河水作为补充水源。

  运河水量有丰枯

  济宁历史上旱涝灾害频繁,对大运河水量影响很大。旱时“赤地千里、饿殍载道”。据历史资料记载,从南宋到新中国成立前,济宁每百年发生旱灾五十多次。如明弘治三年(1489年),济宁以南河道,值久旱,船只不前。于是治旧河、开新河、增坝闸、严蓄泄、蓄泄以时,水通舟行。明万历十年(1582年)七月旱,济宁临清一带粮船搁浅,朝廷对管河官吏给予处分。明朝崇祯年间,公元1638至1641年,连续4年发生大旱,“井泉竭”“河道干涸”“野无寸草”。清嘉庆十九年(1815年)五月二十一日,东河(河南山东河道总督)吴璥奏报山东水柜缺水情况,称:“各水柜唯蜀山湖存水尚可接济运道。马踏、马场二湖水本无多,早经用馨。南旺、南阳、昭阳、微山、独山诸湖尽成平陆”。从这段奏报中,可充分看出当时运河水源缺水的状况。新中国成立后,济宁旱灾发生年遇分别春旱2年、夏旱4年、秋旱3年,年均旱灾面积159万亩。如1997年,全市平均降雨量仅为395.1毫米,汛期比常年少47%,出现40多条河道断流,南四湖及5座大中型水库一直低于死水位,黄河断流120多天,地下水位下降2至7米。2002年,济宁市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主汛期7、8月份降雨较常年少74%。7月9日开始,京杭运河济宁段130多公里主航道全部断航,南四湖干涸,全市受旱面积达790万亩,有350个村庄、32.1万人吃水发生困难,给全市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影响。2012年6、7月,天气干旱,韩庄运河限制吃水深度大的船舶过闸,当时从南方到济宁的货船,在韩庄一堵就是6天,为20年来堵船最长的时间。随着水资源供需矛盾的发展,全市在地表水不足的情况下,地下水位埋深,有的还在增加,济宁到汶上及金乡县地下水漏斗区依然存在,济宁市中区漏斗中心水位埋深较大,其地下水资源量仍未达到理想状态。

  济宁市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为46亿立方米,人均占有水资源量只相当全国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也低于联合国确定的人均占有1000立方米的警戒线。在现状供水条件下,如不充分拦蓄当地地表水、挖掘地下水资源潜力、修建新的工程、不考虑调水、引水、节水、污水处理回用等措施,预测在枯水年、特枯水年时,年供水量将不能满足需求。由于京杭运河本身就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所以在严重干旱年份,通航水量亦难以保持,必须寻找新的水源。而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实施,则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好机遇。

  滚滚江水入运河

  我国是水资源短缺的国家,同时水资源在时间和地区分布上很不平衡,北方水少,南方水多,经过40多年的工作,形成了南水北调工程的总体布局,即分别从长江的下游、中游和上游,也就是东、中、西三条线路向北调水,各有合理的供水范围,相互不能代替,并计划先上东线工程。

  东线工程从长江下游扬州江都抽长江水,利用京杭大运河及与其平行的输水河道输水,并连接调蓄作用的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东平湖。出东平湖后分两路输水:一路向北,过黄河后调水到德州大屯水库,进而跨省向冀东、天津供水,另一路向东,并与现有引黄济青输水渠相接,实现向山东半岛供水。东线工程主干线长1150公里,黄河以南660公里。全线最高处在济宁,高于长江约40米,共13级提水,总扬程65米。

  东线工程在济宁段长198公里,占山东段干线总长度的40%以上,涉及济宁市的项目计有南四湖至东平湖输水工程,包括南四湖湖内疏浚工程、梁济运河和柳长河扩挖工程及长沟泵站、邓楼泵站。以及二级坝泵站、杨官屯河、大沙河、姚楼河三座河口节制闸等水资源控制工程。还有南四湖蓄水影响,引黄灌区影响工程、七县市截污导流工程及供水续建配套工程。济宁境内一期工程调水规模为入下级湖200立方米每秒进行调蓄,调蓄水位32.8米,经二级坝泵站125立方米每秒入上级湖、调蓄水位34.0米,经梁济运河,再通过长沟泵站100立方米每秒和邓楼泵站100立方米每秒提水至东平湖新湖区内的柳长河,年输水天数为240天,输水时间为10月至次年5月。要求干线水质稳定达到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Ⅲ类水标准。

  2002年12月27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济平干渠调水工程正式开工。2008年12月,济宁段截污导流工程开工。2009年6月,在长沟泵站举行了南水北调一期工程南四湖至东平湖段输水与航运结合工程开工,开始了梁济运河开挖、边坡护砌及长沟、邓楼两座泵站的施工,并在今年5月全部完成。

  今年6月10日,长江水首次穿越了黄河,这标志着南水北调山东段工程进入全线试通水阶段。按照原定计划,东线工程在今年9月正式通水,可解决济宁沿线城市生活、大型企业和工业用水,并兼顾农业及生态环境用水。由于有了新的水源,地下水位将会回升,从而为水资源的可持续开发利用提供了保障。

  京杭大运河是古代“南粮北调”“盐运”的通道,现在是“北煤南运”的主要通道。南水北调通水后,将进一步提高通航保证率,到时济宁到南方可全年通航,同时东平到济宁段也将实现千吨级船舶通航。随着航道的开通,还将带动旅游、商贸业、工业、农业等各类产业的更快发展,使大运河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

  南四湖是南水北调的调蓄水库,入湖河道达53条,水污染防治任务异常艰巨繁重,通过大力实施“生态突破”战略,湖水及梁济运河水质已明显提高,极大地改善了济宁水环境,可确保一泓清水如期过境北上。

  济宁恰处京杭大运河的中段,历史上是“东鲁之大郡、水陆之要冲”,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文化遗存,有运河全线中科技含量最高的南旺水利枢纽,有多处古水工遗址、河段及运河相关遗产。南水北调通水后,将有利于保护这些珍贵的文物和传承运河文化,进而让运河之都品牌更加发扬广大。

  2012年底,济宁“三河六岸”地区总体战略规划正式敲定,《规划》旨在通过对三条河道和六个河岸的综合治理,打造成为文化古运河带、都市运河带和生态洸府河带三条文化发展带,而南水北调的实施,无疑将更有利于重现“江北小苏州”的美丽水乡风貌。

  当然,南水北调通水后,南四湖长期在高水位下运行,对湖产资源、湖区居民生产生活会产生影响,同时对滨湖涝洼地,河流回水段也会有影响,需采取相应措施来解决。

  南宋理学家朱熹诗曰:“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京杭大运河和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一个是“借水行舟”,一个是“借河调水”,两者互为依托,相得益彰。随着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通水,古老的济宁大运河将焕发出新的生机。(于福春 摄影) (来源:济宁日报    2013年9月13日   作者:孙培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