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回眸十一五 展望十二五:微山岛上渔家乐

作者:徐锦庚 马跃峰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更新时间:2010/11/10

20101110

 

  微山湖上,渔民李广启(左)收获今年第一批鱼。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115日,清晨5点。祁兴安起床,骑上摩托车,到4公里外的杨村集市,采购猪肉、牛肉、豆腐皮、鹌鹑蛋和菜丸子。载回家时,太阳已露出笑脸。老伴刘忠霞挽起袖子,忙活起来。微山岛上的又一村鱼馆,迎来了新的一天。

  微山岛坐落于微山湖中,抗战时期,曾是著名的铁道游击队的根据地。因殷纣王之兄微子葬于此,微山岛、微山湖、微山县故而得名。微山湖又称南四湖,位于山东省济宁市境内,由微山、昭阳、独山、南阳四湖组成,总面积1266平方公里,京杭大运河穿湖而过,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

  55岁的祁兴安曾是海军战士,1980年退伍回乡后,在微山湖里养过鱼,在运河上当过船工,3年前贷款买了条驳船,沿运河一直跑到浙江的富春江。今年,他把船交给儿子,在自家承包鱼塘的坝上搭起彩板房,经营渔家乐餐饮。五一开张以来,客人络绎不绝,夏天时连屋外也坐满了人。这些年,微山湖的水质越来越好,岛外游客越来越多,岛上的几十家渔家乐生意红火,光我们村就有好几家。

  祁兴安所在的万庄村是个小村,只有698人,人均仅3分地,有近万亩水面,村民素以养鱼蟹为业。“2002年大旱时,微山湖湖水见底,大运河全面停航,鱼蟹全部旱死,老百姓损失惨重。村支书殷延品至今仍心有余悸。

  那场大旱,湖里的78种鱼类、93种水生植物几乎灭绝,87种鸟类不见踪影,生物链遭到破坏。旱情惊动了中央,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同志来到南四湖察看干旱缺水状况,国家还紧急抽引长江水应急。微山县微山岛乡党委书记、乡长满光雨说。

  据满光雨介绍,在相关部门的管控下,2005年至今,微山湖水位基本稳定在32.6米,南水北调工程启动后,从省里到市里,对微山湖流域的污染治理下了很大工夫。现在,微山湖的水质已经达到三类,渔民在湖上作业时,直接从湖里舀水煮鱼。

  微山岛上也能见到一些生态环保设施。在祁兴安的又一村鱼馆对面,山东省林业部门建有候鸟观测站,省农科院也在这里搞试验,帮助村里建起生活污水处理池,明年8月可投用,日可处理污水15吨。乡里已规划建设3座污水处理厂,每座日处理能力1800吨,垃圾也将运往岛外填埋。满光雨说。

  殷延品领着记者上了一条水泥船,在马达的突突声中,缓缓驶出港湾,来到宽阔的湖面。养殖区的白色浮阀,将青绿的湖面分割成条条块块。我们靠上一条渔船,船主李广启是万庄的渔民,他旁边面孔黝黑的中年人,居然是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谢松光博士。多亏有谢老师,我今年养鱼只花了2万元买种苗,成本比去年省了5万多元,也没干啥体力活,还能包赚不赔!李广启咧着嘴笑。

  谢松光介绍,南水北调工程中,微山湖的外部污染源得到了有效控制,目前他在这里搞的是控制湖泊内部污染源研究。这里的传统养殖品种草鱼和螃蟹,对水草和湖底环境破坏大,并且属于低值品种,无助于渔民增收,投放的饵料也会污染水体。他把李广启的近400亩养殖区改造成生态渔业试验区,放养高附加值的鳜鱼、鳙鱼、黄颡鱼和L鱼,不投放饵料,捕捞方式也不同于传统的拉网。我和老李签了协议,他亏本,我赔他;他赚钱,我还要奖励他。保守估计,老李今年可赚4万元。

  船舷旁挂着一只鱼篓,里面是刚抓的几条挂网鱼。李广启掏出来给大伙看:这些鱼是6月份放养的,鳜鱼放养时只有5公分长,现在已长到1斤半。鲢鱼放养时只有七八两,现在已有四五斤。

  殷延品说,村民们都在盯着,如果李广启省心省力还赚钱,他们都会跟着干。谢松光也希望他的研究成果能迅速推广,使生态渔业尽快在微山湖水质保护中发挥作用。

  生态环境好了,受益最大的是当地百姓。以前在湖里洗衣服,洗完后还要用井水漂,现在的湖水烧开后可以直接喝。祁兴安老伴刘忠霞说。知道游客青睐岛上的原生态,他们夫妻俩在鱼塘坝上开辟了菜园,饲养了鸡鸭鹅等家禽,游客想吃啥鱼随时捞,想吃啥蔬菜随时摘,既方便又生态

  旅游旺季,岛上宾馆、渔家乐床铺不够。殷延品说。村东头新建了几排连排别墅,是村里的渔家乐旅馆,共44套,明年就可以接待游客。

  曾任微山县旅游局长的满光雨掐指一算:今年上岛游客80万人次,旅游直接收入4000多万元,按照16的比例换算,至少给老百姓带来2.4亿元收益。不仅如此,岛上产的苹果、石榴等水果,也以皮薄、肉脆、水分多、甜度高等优点,在市场上价高货俏,仅核桃就比其他产地的每公斤贵8元。

  环境好了,游客多了,商机也跟着来。长期在外地承包建筑工程的时继防,今年也回到村里。在外面干活辛苦不说,工程款经常被拖欠,岛上正在搞新农房建设,揽点活不难。

  万庄村2006年起控制零星建房,统一规划新村建设,打算明年在村庄原址上统一建设190套新房。再过一年你来看,万庄村就大不一样喽!殷延品说。